不再沉迷于电脑游戏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学习成为一个平常的人我与小适妈妈的谈话已经进了两周,现在谈话的内容将是一起探讨如何帮助小适不再沉迷于电脑游戏。关于这个大家都很关心的话题,我们之前的对话,贡献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孩子的状况只是一个引子,它唯一的作用是提醒我们这些成年人停下来
..

  学习成为一个“平常的人”我与小适妈妈的谈话已经进了两周,现在谈话的内容将是一起探讨如何帮助小适不再沉迷于电脑游戏。关于这个大家都很关心的话题,我们之前的对话,贡献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孩子的状况只是一个引子,它唯一的作用是提醒我们这些成年人停下来,觉察我们的生活。我坚信这条定律,也深知能够这样做需要足够的勇气和真诚。以我不多的人生经验,这条定律适用于我过往所有的经历。以至于我甚至相信这一定律可以帮助我用简洁的方法处理生活中的一切问题。
  以孩子带给我们的困扰作为指引的好处是,它帮助我们透过问题发现真相。如果只聚焦改变孩子,很容易让解决之道远离问题的核心。事实上,那些所谓“解决孩子”的方法,往往会让我们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这样的情况在咨询中常常看到。
  比如,孩子不起床逃学,父母很焦虑,于是带着孩子见咨询师。
  一些有经验的咨询师会擅用这样的现状,邀请孩子的父母,为了孩子,一起加入咨询。在咨询中,夫妻之间的问题,婆媳之间的矛盾,丈夫因为各种压力而常常感到孤独的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咨询,让这些事实被看见,被理解。进而,一起探索可能的对话与改变。
  看似起于孩子的咨询,最终将惠及所有的人。
  如果不是人人有机会或有条件进行这样的咨询,至少这个过程可以帮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是我们更需要帮助和指引,学习成为一个“平常的人”。
  传统生活让人安静
  现代生活给了我们很多选择,也同时带给我们选择的烦恼和困扰。我个人的体会是,我们很需要传统文化与生活,以帮助我们从纷乱的生活中,停下来,安静下来。
  做事的时候,因为从小跟着父母一起做事,少年非常专注,非常确定和成熟。
  我的朋友不太常动手做这些,但是她有自己专注的事:能量治疗。
  她学习并实践她所学的已经30多年,周末的时候,会有来访者。
  她们吃的东西非常简单,就是一些面包和汤。也很少出去吃餐。偶而与朋友的聚会,也多半在家里。
  没有餐馆,没有选择。他们的生活非常简单。
  这样的简单让她很确定和安心。
  这个工作对每个人都不容易,但很重要。
  请允许我在这些看似与小适沉迷电脑没有直接关联的题外话上多啰嗦一会儿。
  由于一些机缘,这两年我有机会与我熟悉的现实生活拉开一定的距离,使得我可以站在一个相对的距离之外,察看我之前的生活。
  我惊诧地发现,我们大多数的人被现实抓得太紧了。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处理和应付本已解决的问题。
  比如,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房市的变化,关注自己口袋里钱的变化。
  这些事很重要,因为我们首先要活着。
  但是,如果我们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就会意识到,我们大多数国人的物质条件已经足够丰富了(至少能看到我文章的你们)。但由于过去的习惯,我们依然觉得不够,需要更多。
  这种巨大的匮乏感将我们的能量耗费殆尽,无暇顾及那些对我们更重要的事。
  我们的确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活在不够和不安中。
  这个结论一定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或者,对一部分的读者而言,这个结论没有任何新鲜感,说了跟没说一样。
  我同意这些看法。请允许我举些例子,为这个并不新鲜的结论有个新的注解。
  这两年,我交往了一些外国朋友。在与他们的接触中,我感受到普遍的思维和处理事务的反差,让我印象深刻。
  事实上,很多外国人并不富裕,大多数人的积蓄只能租房子。但是,他们的确没有认为租房子住是一个问题。这个感觉就好像,所有的人都是租房子住,那么买房子将不会成为一个话题。或者,将会成为一个新话题。
  我甚至结识了一些只希望租小房子的人,他们认为太大的空间也是能量的耗费。
  “断舍离”买房子这个大麻烦,接下来的事情,将会让人有机会聚焦更具体的与切身有关的事上。
  举个例子。我的一个朋友,她是一个教师和能量治疗师,她一个人带着16岁的儿子生活。每两周,孩子会去与父亲度周末。
  孩子的父亲动手能力很强,割草,收拾花园,动手做东西。孩子跟着父亲学了很多,不去父亲那里时,你会经常看到这个16岁的少年独自在花园里修剪枯枝、割草、冲洗露台和垃圾桶,帮助妈妈洗车。
  有时我与她聊天谈及某些事情时,她会很确定地说:遇到问题时,我们需要明白,我们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还有一件很重要,那就是我们需要练习相信。我有很多经历,让我一次次地明白,相信是很重要的。当我遇到房东让我搬家,而我还没有找到下一个令我满意的房子时,我并不着急,我只是练习相信。相信一切都会有好的安排。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只穿了一件很薄的T恤,我很担心阵阵刮来的冷风令她感冒。但是这些随口说出的话,让我知道,她就是这样思考和处理问题的。
  她是一名托儿所老师,她班上的孩子都是3岁以下的:我喜欢孩子,她们给我很多能量。每天,我与孩子们一起准备早餐、上午茶、午餐。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孩子们很可爱,她们像一群小鸡一样地跟着我,认真地做食物。空下来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做玩具,画画。
  这就是我这个朋友大部分的生活内容。她很少浪费自己。她16岁的儿子安静,专注,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当一名工程师。事实上,他已经在为成为一名工程师准备了,还有2年,他将进入大学。
  她妈妈看着他的时候总是说:家里的很多事,都是他在解决,他是我们家的工程师。
  这样的母子关系,是我看到的,不是书里写的。我这个朋友的例子,姑且作为“不活在不够与不安中”的现实注解吧。
  我之所以说这些,实在是想说明一个点:作为现代人的我们,真是很不容易。想要过好自己的一生,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但是,如果我们真心想活得轻松一些,幸福一些,还是有方法的。看看跟随自己的命运,并且保持觉察,我们可以发现哪些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用的想法和观点,启发我们,冲破这些现实的牵扯,活出一点点味道出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孩子等一切问题,其实都是我们“内心世界”的反映。珍惜这些问题,好好地对待这些问题,也许是我们走出不同之路的机缘。
  小适如何可以远离电脑游戏
  啰嗦了这些,大人的议题讲清楚了,让我们回到小适沉迷电脑游戏的事上。
  现在似乎清晰一些了,13岁的小适之所以上瘾,是因为他的心是“无聊”的。这与我们的心是“无聊的”或是“倍感压力的”是同一个道理。只是,我们应对的方法略有不同。(其实,也有很多成年人迷恋网络游戏)。一些人会选择吃零食,一些人会选择努力工作赚钱,还有一些人会选择购买。
  而真正能够帮助小适的方法之一是,向小适展现不无聊的、活泼的生活。
  比如,我上面提到的这个朋友的儿子,可以跟爸爸学习割草,跟妈妈学习做餐。让孩子回归生活的真实内容,并且将一部分的工作交给他们,赋予他们责任。
  现代生活把我们和孩子都架空了。我们的心没有一个有趣的、有规律的、生动的现实作依托,必然会依附于一个更虚幻的事件上。
  周末的近距离徒步,与小适一起运动,都是不错的方法。如果有条件,让小适根据自己的兴趣,找他喜欢的项目,参加一些俱乐部活动,都是不错的办法。
  一方面创造积极的参与机会,一方面帮助小适改变依赖电脑游戏的习惯。
  改变习惯不容易,而愿意尝试改变需要小适和爸爸妈妈达成共识。有了这个共识,接下来的过程将是建立规则,违反规则,调整规则,再违反规则,最终建立一个新习惯。
  让我具体说明这句话的意思。
  事有凑巧,我在之前有过帮助我的14岁侄子改变打电脑游戏的经历,与大家分享。
  我的侄子现在16岁,两年前,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暂时与我生活一段时间。他没有沉迷电脑游戏,但他有打电脑游戏的需求和习惯。这个需求源于他就读一所重点中学,每日的生活就是学习、做作业。在与他对话时我告诉他,因为只有枯燥的学习生活,于是打电脑游戏反而帮助他放松,因此我们要感谢这个经历。但是,我们需要明白,电脑游戏在根本上让人消沉,脱离现实生活。我们需要一起制定计划来改变这个习惯。
  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让孩子真切地认识到,他需要做这件事,他需要并且想改变这个习惯。事实上,就我的了解,很多沉迷网络的青少年并不真正喜欢打游戏。他们只是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这个前提谈好了,就可以来制定一些简单的规则:比如,一周什么时候可以打游戏,一次打多久。这个时间,最好由小适来定。我请我的侄子自己定,最初他定每周五、六晚上各打一个小时的游戏。
  我同意了。
  既然是规则,就要有违规的结果。
  我告诉他,如果违规了,请不要觉得自己做得不好,那只是说明他需要继续探索自己的需求。关于违规,我们的规则是:发现违规,由他主动告诉我,则游戏时间暂停一次。如果被我发现,则暂停两次。
  他同意了。
  第一次违规是我发现的。
  我告诉他,没有关系,电脑由我来保管两周,两周后归还。另外,他可以想一想,是否一周两次,一次一小时时间太少了,要不要增加些时间。
  侄子说不用了。
  第二次违规是他告诉我的。
  我很高兴,觉得他可以自我观察了。按规则,电脑由我保管一周。
  第三次违规是我发现的。
  我再次问他是否需要增加时间。
  他说不用。
  之后这样的反复仍然持续了几次。
  慢慢地,现在的他已经完全不打电脑游戏了。
  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助他扩展他现实生活的内容。比如,他开始跑步,打篮球,学习做饭烧菜,做点心。
  一个很重要的观点是,制定规则的目的是真正地帮人,而不是让当事人觉得自己很糟糕。这句话的意思是,只要制定规则,就会遇到违反规则的正常事件。而每一次的违规,其实都是一次机会,帮助青少年了解自己的需要。
  侄子每次都拒绝延长时间,表明在青少年心中,他们很渴望被欣赏,有能力的。
  感谢我的侄子,给我这样的经历,让我再一次相信,每个人都有能力认识自己,改变自己。现在,16岁的侄子个头已经超过我很多,常常在我忙碌时问我:需要我的帮助吗?